<td id="gwqr8"><ruby id="gwqr8"></ruby></td>

  1. <track id="gwqr8"><ruby id="gwqr8"><menu id="gwqr8"></menu></ruby></track>
  2. <pre id="gwqr8"></pre>
        1. 有望破解淘寶、微信的相互封殺?

          時間:2015年04月23日 關鍵字:微信
          分享到:0

          [導讀]在封鎖屏蔽之下,淘寶如何利用微信關系鏈條做營銷

          寶與騰訊微信的封殺與屏蔽,似乎近期有了一些新變化。

          再此之前,微信打開淘寶、天貓、支付寶等阿里系鏈接,你會進入寫著“阿里巴巴屏蔽了來自微信的瀏覽請求”如此頁面。

          不過,3月30日開始,騰訊微信官方已經將封殺淘寶的頁面措辭做了調整,改為“如需瀏覽,請長按網址復制后使用瀏覽器訪問”。

          屏蔽頁面的措辭修改,值得玩味,作為中國互聯網第一張移動互聯網船票,微信官方的言論與措辭,一向“傲嬌”——無論是阿里系產品、快的打車,亦或是網易云音樂等等競品的屏蔽,微信曾在屏蔽頁面以公正姿態或是稱“應用未經審核”,或是說“不夠安全”,或者說,打擊盜版。

          究竟什么原因,讓微信做出妥協?微信姿態的調整背后,是阿里與騰訊雙方的博弈?!?月27日,阿里法務部就此前屏蔽網頁的措辭,正式向騰訊發出公函交涉,阿里提出了三點要求:1、刪除“阿里巴巴屏蔽了來自微信的瀏覽請求”的不實表述;2、解除微信對阿里系產品的屏蔽;3、解決微信購物安全問題。

          3月30日騰訊官方收到了阿里的公函,于是在3月31日開始,屏蔽頁面的措辭也就有了修改——微信沒有再說,“阿里巴巴屏蔽了來自微信的瀏覽請求”。

          杜鵑計劃引發封殺

          橫跨在科技與人文十字路口的知名學者魏武揮曾說過,“立場即真相”。在阿里員工與騰訊員工,立場不同,看待誰封殺誰,自然也就不同。接下來,我們看看阿里程序員口述的歷史吧。

          阿里與騰訊的“封殺”,源于一個問題:網絡安全,釣魚網站,是在2013年初。

          阿里員工“寒冬”表示,那時候阿里收到了一些關于安全問題的用戶反饋,經過分析,發現這些信息犯罪的手段是標準的釣魚。釣魚者,把阿里的頁面代碼copy過去,搭建一個跟阿里毫無關系的網站。

          彼時的微信還不像現在有網頁主域名查詢的功能,用戶通過微信沒有辦法區分真正的淘寶頁面和釣魚頁面。為了解決釣魚網站的問題,阿里啟動了“杜鵑計劃”——不是屏蔽微信訪問,而是當用戶在微信中打開淘寶鏈接,就直接利用喚起協議喚起淘寶客戶端,讓用戶在淘寶客戶端中打開相應的頁面。

          出于入口與競爭因素考慮,騰訊面對淘寶喚起協議啟動手機淘寶的“杜鵑計劃”做出很大的回應:騰訊微信webview中屏蔽了喚起協議,于是用戶仍然能看到手機淘寶登錄頁面,卻不能通過手機淘寶客戶端訪問寶貝。

          寒冬解釋說,“在微信未能解決釣魚網站,又屏蔽了喚起手機淘寶應用的功能的情況下,手機淘寶只好采取了服務端邏輯——就是把所有來自微信訪問的請求重定向到了下載頁”。這也意味著,用戶在微信點擊淘寶鏈接,只能止步于手機淘寶下載頁面,而不能進入淘寶客戶端去訪問寶貝,購物行為只能被迫中止。

          這一時期,馬云在阿里內部提出了再造淘寶,火燒南極洲,All in無線的口號。

          因為下載頁面仍然會把一部分用戶帶向淘寶,所以微信又屏蔽了手機淘寶下載頁中的下載鏈接,手機淘寶前端團隊試圖使用短鏈的方式繞開微信的屏蔽,不料繞開幾個小時后,還是被微信屏蔽了。

          微信與手機淘寶的屏蔽交戰,看起來更像是貓捉老鼠的游戲。幾次交戰后,微信也膩了,干脆攔截了所有阿里域名的請求,直接不予訪問阿里的服務器了。

          這也就是阿里程序員口述的,“淘寶屏蔽了微信”的始末。

          利益背后,APP孤島難以打破

          現在越來越多的APP之間,都在嘗試打破APP孤島,實現APP之間的自由跳轉。即便是騰訊與阿里,除了微信上依舊屏蔽了淘寶、天貓與支付寶,但騰訊的瀏覽器等產品依舊與阿里產品有著很深的合作。

          為何微信決意屏蔽淘寶、天貓與支付寶?答案只有一個:利益。

          微信是騰訊公司未來,這是不言而喻的,并且微信在電商、支付領域的布局關乎騰訊未來命運。事實上,即便是京東、58與大眾點評,這些騰訊投資的企業獲得了微信接口,但它們也與微信自己的布局有競爭——即便是京東的第三方支付,網銀在線其實也是無法獲得微信的支持的,臥榻之側,豈容鼾睡,利益面前,誰都沒有例外。

          那么屏蔽頁面的措辭調整,是否意味著,微信將會調整封閉狀態,向淘寶、天貓開放?

          答案其實也只有一個,微信不可能向淘寶與天貓開放。

          社交網絡,最為重要的是,它是互聯網的一個基礎設備——所有好的產品與服務,都可以通過社交網絡的關系鏈條傳播,這是前提。無論是微博、陌陌、微信,其實都有其傳播價值,微信作為中國最大的社交網絡,無論對淘寶亦或是天貓,缺席了微信傳播鏈條,都有些遺憾。

          回看近兩年歷史,淘寶“杜鵑計劃”啟動,慘遭屏蔽后,業內也有不少人說,淘寶不夠明智,缺少了微信鏈條——當然,它在側面,也讓手機淘寶有了更大壓力去做獨立流量,不過,網易云音樂被微信封殺后,“杜鵑計劃”就顯得有先見之明了,因為,遲早都會被微信封殺,倒不如早點壯士斷腕。

          如何突破封鎖——管道化微信

          事易時移,現在看來,還有更聰明的方式——在利用微信的社交鏈條前提下,又不能被微信所封殺,至少,支付寶手機錢包在春節時期的那個產品“紅包口令”,是個有意思的產品創新。

          我們曾把微信這類社交網絡,比喻成“用戶黑洞”,用戶有進無出:簡單地說,京東用戶在微信購物,最終會洗成為微信購物的用戶,因為,微信是高頻應用,操作沒有沒那多。這樣最終,京東自然也就要仰微信鼻息。也正是因為如此,京東方面除了微信購物入口外,更多的精力,其實是在發展京東自己的APP,并且,第三方支付,也是在注重推自己的“網銀在線”。

          “紅包口令”,是一次極為有趣的設計:無論封紅包抑或是搶紅包,都在支付寶APP上完成,只不過,信息的傳播通過“紅包口令”,以圖片或數字形式,在微信社交網絡里傳播。

          “紅包口令”這一產品的推出——意味著,支付寶在阿里與騰訊相互封殺的格局中,另辟蹊徑,既能避免被社交黑洞吞噬用戶,又能接力社交網絡的傳播鏈條。也因此,微信在支付寶的“紅包口令”中,被徹底的“管道化”。

          如何理解,微信被“管道化”?一個比喻,電商平臺是B2B2C,淘寶最重要資產,除了用戶之外,還有商家、商品,淘寶的成功,在于“全網營銷,淘寶成交”——支付寶,“紅包口令”的意義就在于,“微信營銷,支付寶搶紅包”。

          從“紅包口令”開始,接下來,淘寶、天貓或許都將推出類似的產品,“管道化”微信。

          微信與淘寶的封殺,屏蔽頁面的措辭修改,或許僅僅是個開始,期待著,兩家巨頭的又一次博弈吧。

          分享到:0

          新聞中心

          聯系我們

          地址:福州市臺江區五一中路狀元樓B座5樓

          電話:0591-83203805

          手機:189-5025-4142

          掃一掃咨詢報價